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尘紫陌.黄泉碧落

希望透过我的眼,你能看到,世界美丽的一面~~

 
 
 

日志

 
 

【原创】黄金十二师之巫蛊师(上)  

2016-12-09 19:18:11|  分类: 黑鸢尾的十二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碗中汤汁浸染般漆黑的夜,仿佛万籁无声,侧耳细听,却有丝线交错研磨之声,又如同饱足的春蚕牙齿摩擦着桑叶,充满了捉摸不定的狡黠,若是听到这样的声音,瞬间充满全身的酥麻感自不必说,若是秉烛在声源处看上一眼,即使是心智坚韧的人也难免大惊失色,若是流传出去,又是江湖上一桩骇人听闻的事件。

可是又怎么可能流传呢?这个地方,有来,无回。

这里是三圣宫。

 

这是一个如同落泪一般布满钟乳石的岩洞,少女与少年静静对坐,袅袅雾气从二人的茶杯上升腾而起,氤氲了焦燥的氛围,而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对决仍在继续,竹桌中间摆着一个瓮,隐隐听得其中细碎的金石之声。

少女的脸上有细致的汗水,少年的脸上隐隐可辨凌厉的神情。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少年胸有成竹地打开瓮口——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无法辨认的字迹,唯有朱砂鲜红,甚是刺眼,翁中只剩一只虫儿,此虫前有螯后有尾,而奇异的是它竟有八条腿,又仿若蜘蛛,它腿上熠熠生辉,连踩在地上都是铿锵有声,此刻它独处瓮中心,高举大螯,仿佛是为自己的战绩向主人邀功。

少女愣了愣,但随即拍桌而起:“你骗人,你竟敢使诈!我们说好了用‘五行蛊’对战,你这分明是用金蚕蛊伪装成火山蚰蜒!它吃掉了我的蝴蝶蛊!”

少年哈哈大笑:“兵不厌诈,你的蝴蝶蛊算是很强的了,竟然跟我的的金蚕纠缠了这么久,五行蛊中还没有哪种蛊术能做到如此,无数前来挑战的术士,都以为我这是一只火山蜒蚰,就用水性之蛊或是自己最强的蛊来战,哪知道我这是蛊中极品,本来就是靠吃掉其他的蛊来强化自己的,敌越强它就越强,吃了你这只蝴蝶蛊,想来它也修炼到了火候,再过几日,生了翅膀,便真正的跳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成了真正的蛊中之霸了。”

少女听得,不由得勃然大怒:“你这样又是为什么?修炼了这么强的蛊,又担心谁折了你的桂冠?如此居心不良,怕还是另有阴谋!”

少年嘴角上扬:“告诉你也无妨,蛊是天地之灵的精华,提取的就是所有精灵的阴暗力量,若是有了这样的利器,等我出了苗疆,还怕在汉人的世界里打不下一片疆土、自立为王吗?已经有几个汉人跟我做了交易,带我出去,辅佐他们的什么少主,他们也不过是我的棋子,用蛊把他们的小少主做成傀儡,我就能当上汉人的王,到时候,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少女的脸上笼上一片阴影,散去之后是无尽的恐惧:“你......你太可怕了,我要告诉爹爹去!”

少年笑道:“你以为,我告诉了你这一切,还会让你出去吗?”

一挥手,一片黑纱向少女袭来——不是黑纱,是蛊蚊,将少女拍在湿润的岩壁上,她随即软软地躺在地上。

少年阴险地笑着:“到时候,把你娶回去做压寨,看你那个看不起我的汉人老爹还有什么话说!”

少年跌跌撞撞地跑进圣地“三圣宫”中——说是“三圣宫”,其实也不过是一个曲转蜿蜒的小山洞,洞口有些祭品的残留痕迹。苗疆信奉三圣——巫蛊、赶尸、落洞女,从前人们多信拜月教,而当年中原武林的听雪楼大举征讨拜月教,教坛被毁,神一样存在的迦若祭司不知所踪,虽说中原来人也多有伤亡,但拜月教还是在苗疆一蹶不振,于是平民们纷纷改信三圣,山洞,土屋,到处都是三圣的信徒,到处都是三圣的祭坛,少年跑进的,正是这样一处地方,这里最多的就是不明出口的山洞,有时会被村民们当做祭坛。

他受了重伤,摇摇欲坠,却坚持着爬进三圣宫,盼望着能在这里寻求一点庇护来逃避必然来袭的厄运。

他现在的心情无比复杂,原本以为练成了金蚕蛊,又在强化金蚕的过程中消灭了许多潜在的养蛊人,把他们巫蛊的修为全部都化为己用,让日后的路更加顺遂,本来这一切都如此顺利,他在假意辅佐少主的同时真心地去暗杀每一个会造成威胁的人,金蚕从来都是无往不利的,对方有懂行的人也知道巫蛊的危险,却碍于找不到更厉害的巫蛊来对付金蚕,只能被动接受杀戮而无计可施。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扯了一下嘴角,然后就被全身袭来的疼痛牵动了眉头。

变故发生在一个月多之后。

金蚕突然失控了。

金蚕从来都是随他意动而行动,而有一天,他让金蚕去执行任务,金蚕却显得心不在焉,对他的指令不闻不问,他一再下令,都没有成效,最后他拿出朱砂符咒,想要看看金蚕到底怎么了,强逼它去完成刺杀,这时的金蚕突然向外飞去,似是恢复了正常,他坐回房中,等待着金蚕归来,最后金蚕回来了,也带回了一大堆卫兵——小少主被金蚕杀死了,众目睽睽,无可争辩。

金蚕引了卫兵回来,却不听他的心念,抵抗逮捕,而是直接失去了踪影。他自己习过其他一些防身之术,虽然因为这些年的养蛊荒废了不少,但还是带着重伤跑了回来,最后竟然奇迹般地到了家乡。

他不明白,他的金蚕为什么突然就背叛了自己,他的困兽犹斗,也是为了奇迹再现,也是为了找出真相,明明离成功只有那么一点,为什么会功败垂成?

洞口仿佛有人的声音,他仿佛听到他们在说:“这里有血迹,他就在这里!”

到此为止了吧!他想着,突然,在微弱的光线里,他看到了一点反光,他绝不会认错的反光——金蚕大螯上的反光!还有一条荧光的线垂在金蚕身后,仿佛是金蚕故意为他引路。

他愣着,不知道是不是应该信任这背叛过自己的“伙伴”。

但他看看自己的前胸,那里有着半截箭杆,是卫队长当时愤怒而为,他想起了卫队长脸上悲愤的神情——原来一个人遭到背叛,是会这样的啊。

也许是因为身体被洞穿,心里也看到了从未有过的动摇。

他想起了小时候,自己喜欢上一个女孩,那女孩叫做芊羽,按照汉人的规矩,随父亲的姓,应该是姓莫。芊羽的汉人父亲极力阻止他,“你们这些汉人就是自命清高,我就是喜欢芊羽怎么样?”那个男人一开始还说是因为自己的女儿有什么隐疾,只是托词吧,后来原形毕露,面目狰狞,冲他叫着“你配不上我女儿!他现在还记得那个男人冷酷的样子。

然后呢?爹娘都死在了保卫拜月教的战争,是汉人,那些可恶的汉人,他没有了父母,也不能爱自己喜欢的姑娘,他浑浑噩噩,痴痴傻傻,然后,他偷偷去看芊羽,却发现月光下,芊羽跪在地上,面前是蛊盅,脸上有泪痕,身后,她的父亲手拿戒尺,竟是胁迫她养蛊。

好勇斗狠的心就是在那时爆发的吧!他不可名状的愤怒让他开始在禁术中无可自拔——他悄悄留下的爹娘的书籍,发现原来爹娘竟然是教中的医师,也存有很多修炼禁忌术法的书籍。

一个极度悲痛和愤怒的少男,想出了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方法——用宗教的力量来养蛊。

他不会告诉任何人,选取极阴之地,蛊盅上用的朱砂咒,包括斗蛊用的器具,洞中风水布局,都是从前的养蛊人们想不到的,自然一直落得下风,被他屡屡挫败。

他突然想起了那个自己一直爱着的女孩儿,自己的成功她也没有看到,她现在好不好呢?走的时候用蛊把她封在山洞里了应该不会出事,而他的父亲,做了金蚕蛊第一份祭品的他,这辈子都别再想嘲笑自己了吧!

就这样胡乱想着,他随着金蚕来到了路的尽头,是另一个更大的洞穴,上有石椅,像极了汉人的王座,而座上的人,眉眼温婉如远山,眼神却冰冷如玄铁,正是芊羽!

【原创】黄金十二师之巫蛊师(上) -  云水禅心  - 红尘紫陌.黄泉碧落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