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尘紫陌.黄泉碧落

希望透过我的眼,你能看到,世界美丽的一面~~

 
 
 

日志

 
 

【原创】《搜神记》里那些被物化的女子形象 ——《搜神记》随笔  

2016-10-14 21:23:08|  分类: 嗅嗅墨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如有人所说的“《西游记》写的是唐朝发生的事,但讲的是明朝发生的事”一样,干宝的《搜神记》讲的是怪力乱神,其实内核依旧是众生百态。这部志怪小说描写了各种各样的“异人”,其中,女子所占的比例并不小,但是正如一个不了解女性男人的认识一样,小说中的女子形象都有着浓浓的物化痕迹,下面我们来分析一下。

简单的来说,《搜神记》里的女性角色主要分为四类:第一类是拥有特殊能力(神力),能够为身边的人带来实效性收益或是超凡印象的女子;第二种是具有贤良品德,且遭受命运不公正待遇的女子,这种女子面临两种选择,或者是任命自戕,抑或是回魂复仇;第三种是完全没有存在感,未知善恶和性格,单纯为了突出小说中其他角色或事件而存在的女子,第四类是品质败坏,或是让人生厌、无法喜爱起来的女子。

不得不说,由于篇幅的限制,《搜神记》中的诸多角色无法得到立体全方位的塑造打磨,但是由于题材新颖,且引人入胜,所以小说中的人物性格还比较鲜明,辨识度也很高,比如寿光侯勇猛,孙休多疑,左慈睿智,孙策暴怒,弦超多情,等等等等。但是《搜神记》里的女性角色就有一种被物化的嫌疑了,男性角色在作品中流露出的是不同的能力,品性,胆识,责任和见识,而女性角色在这个过程中不但惨成炮灰,面目模糊的她们也只能依靠后世的补充和想象才能获得一些可怜的关注度,在当时的社会状态下,女性角色被吝啬地划分为几等,始终处在被歧视,被禁锢甚至是被意淫的地位上。

第一类女子中,《灌坛令太公望》中的泰山神女(泰山神的女儿)是因为担心破坏灌坛令的德政不敢前行;《河伯招婿》中的河神女儿只与男主角见过一面便以身相许;《董永与织女》里的织女下嫁未见得是爱情;《钩弋夫人之死》中的钩弋夫人就如同是郑愁予诗中所说“不是归人,是个过客”,“香闻十余里”的她没有在尘世留下踏足的痕迹;《杜兰香与张传》里的杜兰香仿佛一个真正的好运使者,但是她的婚姻有带入了多少爱情与自主色彩呢?《弦超与神女》中的知琼恐怕是最有人气息的女性了吧?但她因“遣令下嫁”,也不能不说是物化观念下的产物了。

这一类女子的特征是美丽,天赋异禀,是男人心中最完美的伴侣人选,我甚至猜想,这其实就是男人们意淫出来的完美女性形象,香艳动人,知情达理,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但在《搜神记》中,她们不能左右自己的命运,只能沦为其他人的陪衬,甚至是永远求而不得,活在人们的印象里。

第二类女子中,《东海孝妇》无疑由来已久,也流传最广,最让人动容,也有一定的可信度,以社会影响来说甚至能够左右社会风气和舆论的走向。但《丁姑渡江》中的丁姑无疑是很特殊的一位,她在上吊之后没有复仇,而是化作了当地的保护神,处死的也只是对她不敬的人,颇为独特。这一类角色的存在“天地公义”的价值指向,但也隐隐透露出“女子不借助神力和天理便无法自救”的思想。

第三类女子中,《张璞二女》中两个女孩儿因为封建迷信被父亲投入水中,《麇竺遇天使》中因为主人公而泄露天机的天使;《郭璞撒豆成兵》无法左右自己命运的婢女;《营陵道人》里的女性只是为了突出道人法力高强的工具;《贾佩兰说宫内事》这一篇虽然以贾佩兰为题,但主人公却是那从未出场的高祖皇帝和戚夫人;《蒋侯爱吴望子》中的吴望子更是没有性格到了极点,除了最后的“外心”能瞥到她的一抹倔强之外再无亮点可言,这些作品中,主人公一般都是男性,而作品里的女性就好像是一般断案剧里的人肉背景板,除了喊冤叫屈以外,就是为主人公鼓掌喝彩,想起他们的存在,除了悲催,再无其他。

而第四类女子是数量最少的,《管辂筮郭恩》落井下石的女鬼,《费孝先之卦》里伙同外人谋害亲夫的妻子,都是这类角色的代表,而作者也将他的“直男癌”进行到底——《梁冀妻怪妆》传达的是对解放女性的轻蔑与痛恨,仿佛要把灭门之罪全部加在女子“亡国”的怪异妆容之上才肯罢休;《赤厄三七》把天子与宫女嬉戏作为国破的前兆;《一妇四十子》对于女性的描述最为可恶,女性生了四十个孩子,完全沦为生殖机器。

而究其根因,我想作者的生平也大为关键,干宝作为一个有战功而又致力于研究历史的易学家,我有理由相信他对于自身所发挥出来的男性能力十分自信,在时代风气的影响下弱化女性在作品的作用(《搜神记》中描写最好的《东海孝妇》乃是师承前人,说明他本人对于女性的认识并不深刻),而身处封建时期,他也无法认识到女性的作用且理解女性,这才造成了《搜神记》中女性“奇形怪状”的现象。

其实,魏晋时期的女子形容曼妙, 风度气质和高格更是大方,言辞上的机智以及品德上的高洁展现了她们自由的风范,就整个时代背景来说,在作品里她们本来可以得到更美好的呈现,但《搜神记》的作者干宝研究易学,他的思想是被看做带有儒家思想的,而儒家思想是含有男尊女卑观念的,在两种观念交织下,我们才看到作品里对女子身份提高却无法刻画其面目性格的矛盾现象,又或者说,干宝其实也是能够感受到魏晋女子的气度和风骨的,他的作品里女性角色有很多,但是要不就是用力过猛,矫枉过正,要不就是隔靴搔痒,不甚准确,终究是失败的,到底还是认识女性不深刻所致。《搜神记》对女性的刻画是有物化的嫌疑,而除了作者自身的原因之外,也因为封建时代无法平等对待女性所致吧。

【原创】《搜神记》里那些被物化的女子形象 ——《搜神记》随笔 -  云水禅心  - 红尘紫陌.黄泉碧落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