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尘紫陌.黄泉碧落

希望透过我的眼,你能看到,世界美丽的一面~~

 
 
 

日志

 
 

【原创】傀儡师(下)  

2016-12-02 20:58:27|  分类: 黑鸢尾的十二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傀儡师

人间炼狱,饶是在修罗道生活多年,也是很久没见过如此惨状了。

其实当酒吧里的人都疯了一样攻击我和我的手下时我就料到了这是一场不同寻常的行动,每个人在一瞬间精准地实施了攻击,想必是收集了足够的情报才下手的。

但是电光火石间,我却发现了怪异之处——这次来参加派对的人我虽然不是人人皆知,但起码一大部分都和我打过交道,是我生意上的合作伙伴,甚至是私交甚密,但是他们此次若是因为早已策划而对我群起而攻之,未免也太处心积虑了吧?如果是一个局,这个局殚精竭虑之至,深谋远虑之极,简直让人无法想象!

战局至终,战场中也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尽管我的手下也非等闲之辈,但今天的派对更是藏龙卧虎,灭魄刀传人,红莲家族,苍龙七宿......没有一个是等闲之辈,我的手下在我的帮助下也只是和他们同归于尽了。

不对,还有一个人!

那是个瘦小的影子,藏在黑暗的角落里,在血液甜腥和尸体腐臭的掩盖下没人能发现,连我也在这片刻的宁静里失了防备,直至她自己走出来。

逃生者?参与者?还是,策划者?

她白衣白裙,内八字,瘦小,稚拙,像是一个误入地狱的天使,手上还沾染着她子民的鲜血。

等等,那不是血污,而是血线,如特殊的法阵,此刻静静地结在她的手上。

战局残酷到普通人承受不了,她却仿佛这只是一座充满花草的后花园,她就那样亲切,热忱,甚至兴奋地看着我。

我不知道对她同情与好感从何而来,突然有种想要保护她的感觉,理智不断提示我危险的临近,频率高到不正常,我几乎是在自己都意识不到的情况下就是甩手一镖向她打去,那是混战中五毒门打偏的武器,一枚布满了锯齿和机关的飞镖,它在空中划过好几道弧线,最后竟然在我面前爆炸了,绿色的毒粉飘扬,那一瞬间,我借助这些粉末看见了一张蛛网,结在我和那少女之间,我这才明白,正是因为这些银丝,我才产生了不可能会有的情感,刚才那近乎本能的一击才没能得手,而女孩儿的身份也在这一瞬间脱口而出。

“你是黄金岛上最年轻的傀儡师,墨月离!”

她仿佛是轻轻叹了口气,微微一笑:“不愧是修罗王,我战无不胜的傀儡丝竟然对你无效,要知道,即使是你的手下,也全都是败在这一招上。”

她的声音软糯而温和,手上的动作却让人毛骨悚然——她翻转双手结个咒印,周身红光大作,无数红线在悉悉索索的声音中缠上她的双手,丝线的另一头连接着地上的尸身,随着她的动作颤抖着,脸上还有着幸福的微笑。

“修罗王,你统领修罗界,离权利和金钱这么近,危险一定很大吧,今天,我就来帮你解决这些隐忧吧。”

她的手指向我,念动法诀,地上的一具具尸体应声而动,向我扑来,我挥动望曦剑抵挡着攻击,但当一具尸体被我劈开之后,每一部分依旧像是有生命一般对我展开攻击,我的抵挡,仿佛是为眼前的傀儡师助攻,她身前的红网越来越密,将我完全笼罩其中,

的确是一个难对付的对手啊,不仅用丝线操控地下的死尸和自己的傀儡木偶来与我交战,丝线结成的网络牵制住我的身体和武器的甚至还有丝线独股合攒向我袭来,天罗地网,防不胜防。

然而我修罗王纵横沙场数载,虽说之前没有和傀儡师交过手,但面对铺天盖地的攻势,我手执望曦,使出一招“狂骨七杀”,望曦来势凶猛,无数丝线如红墨散入水中,雾霭散去,丝线尽断,飘落的薄雾渐渐淡薄,我身上的伤口也全部愈合消失。

她惊愕一般望着自己的双手,我嘲弄地看着她:“小姑娘,你的确很厉害,但是你难道不知道,修罗王是不会死的吗?”她抬起头,眼里是纯粹的不甘,明艳艳的不掺一点杂质,她摊开双手,仿佛是要认输,手上的红色也渐渐隐去,可是我分明看见她充满寒意的眼神,我想过她反击的任何一种凌厉方式,却没想到她竟会伏身上前,周身完全合上我的剑光。

是气急败坏,竟要以身饲剑么?

即使是闭着眼睛,我也感受到望曦剑破体而出,她温热的血液溅在我脸上,只有心头的热血,才能有这般灼人的温度。

破晓,最后一道暗影从我的眼角卸去,危机在那一瞬间如阳光般割裂了我的眉梢!

她明明受了我的夺命一击,绝无还手的余地,那么这游刃有余的穿心一击,又是谁随手而为的余力?

红衣的她,目露凶光,仿佛是一只被擒住七寸的毒舌此刻的眼神,恨不得将我生生吞掉,毛骨悚然的同时,我发现生命力也随着透体而过的丝线流失了。

修罗之所以天性弑杀,是因为爱好战争,每日日出直到日落,都将全力而战,日月交界之时,便是重获活力之时,再次征战,正是因为不生不灭,被不明就里的凡人称为“天人”。而没人知道的是,正是这黎明之时,修罗修复肉身,却只是凡人一个,白天,日光是护心的铠甲,黑夜,月辉是疗伤的良药,而此时,任何的有效攻击都将不被治愈,修罗在最体面的时刻死去,也造就了传说中的“天人五衰”。

自己的衣服开始被血迹浸染,我虚弱地问她:“你,是什么时候换了红衣?”

她轻蔑地看着我:“修罗王的确是承蒙恩泽得以不生不灭,但是恐怕你自己都不知道,毁灭修罗王的秘密也很简单,日月交汇之际,就是你们最虚弱,最不堪一击的时候。”

“是谁派你来的?”我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但还是忍不住问她。

她贴紧我的脸:“修罗王,难道你还不明白,只有主人一人掌握着我们的死穴,既然清理已经开始了,主人给的命令当然是,也只能是——杀无赦!”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想问她,可是视线已经开始模糊,身体发冷,不可一世的修罗王也不得不体会凡人死去的痛苦。

她像是看穿了我的想法,“对了,你一定好奇为什么我没有死对不对?”

“其实,人格分裂也是我的傀儡术之一,生生死死,死死生生,皆在掌控,你杀死的那个人格,会在人格替换的那一瞬间再次复活,这也是我唯一对抗主人的砝码。”

最后记得什么呢?记得她对我说:“飞鸟尽,良弓藏,修罗王,你的今天,将会是我的明天,你等着吧,我会带着你的头颅,取得主人的信任,再为你报仇的,那个时候,我会联合这个岛上的最强者,改变我们被屠杀的命运的。”

她说:“我墨月离,不把这个黄金岛搅的天昏地暗,誓不罢休!”

“我”睁开眼,看着“我”的四肢在面前怪异地舞动,这样奇怪的观感也让“我”明白了身首分离的现状,而墨月离温和而无害地笑着,看着我的肢体:“阿罗阿罗,从今天起,你的身体也将成为我御敌的傀儡人偶,不生不灭的修罗王,相信你的肉身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

她望向我的眼睛,我看到了狼的嗜血,虎的凶光,杀意从瞳孔中毫不掩饰地溢出,将她身后的背景都染得血红,我不能动,不能言,恐惧在皮脂下流动,只听见她说:

“为了我的刺秦大业,你就屈尊,当一次樊於期吧!”

【原创】傀儡师(下) -  云水禅心  - 红尘紫陌.黄泉碧落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