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尘紫陌.黄泉碧落

希望透过我的眼,你能看到,世界美丽的一面~~

 
 
 

日志

 
 

【原创】黑鸢尾的十二夜之发绣师  

2015-06-07 21:35:55|  分类: 黑鸢尾的十二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个绣娘,苏州城里生意最少,名声最响的绣娘。

不同的是,别的绣娘以金线打底,银线做脊,红线挽情。而我,是青丝为线,人皮做帛,白骨为针。

别的绣娘绣下的是闺阁少女的怀春三尺秋水,而我绣的是阴阳两隔痛彻心扉的心头血肉。

多少人不愿至亲之人化作一抔黄土一盒骨灰,就会来找我,求着我把爱人几近腐烂的尸骨制成水墨丹青国色天香,或是江南三月塞上秋风。

我见过了各种各样的客人,生死无常,来来往往,唯一不变的,只有我,我的店面,我手中的白骨绣架——我们都是同一天开始了发绣的生涯。

我的店阴郁逼仄,我也仿佛是天生的不愿见人,在阴暗的光线里,没有女子的梳妆镜,没有女子的胭脂红,没有嘘寒问暖,没有爱恨情仇,只有生意,只有交易。

但我心里不愿,不愿就这样孤单一人。

我没有爱人,但我渴求着爱人,常年与尸体打交道,让我觉得自己心如铁石,却分明在想到儿女情长之际一阵脸红心跳。

我潜意识觉得,也许我的爱人,应该是个铮铮铁骨的硬汉子,也许是保家卫国的大英雄,总有一天,他会风风光光地把我娶回家。

但是每每念及此,心里就会无比烦闷,细细研磨的骨针在手指上一戳,痛彻心扉。

又一次弄破了手时,我见到了那位老人。

“请问,您是云依小姐吗?”

“我是,请问您是...?”

光线明暗诡谲,我看不清他的脸,却感觉他此刻的表情一定很怪异。

他在抖,竟然在抖。

我是他的故人?又或者是他的仇人?

“没...没事,我...认错了人...”

他落荒而逃。

我却不能坐视不理。我派人跟着他,得知这个奇怪的老人在离开我这里后去了一个地方久久不去。

那是个墓园。

我去过那里,那个老人呆过的墓,上面只有一行字——爱女莫云依之墓。那上面有张小小的黑白照片,巧笑嫣然。

不是我。

我呆住了,又笑了。

夜晚,我在内堂坐着,静静等待。

一个身影从门前闪过,我呷一口茶,说:“你来啦。”

身影一僵,露出老年人特有的的窘态和木然。

“莫先生,好久不见。”

“你...认得我了...”

是的,我记起来了,所有的一切。

苏州城里最有名的军阀少爷,和莫家小姐云依指腹为婚,而莫家小姐真正爱着的,是管家的儿子,她的青梅竹马。

云依十八岁的时候,正值军阀得意之际,他要自己的儿子娶云依进门,军阀的儿子是个每日流连花街柳巷的混蛋,但他知道,这次的婚姻将会给自己的家族带来一笔不小的收益,遂同意。

这可苦了云依和她的恋人,他们两个人无力阻止事态的发展,只能求助于莫老爷,云依先是向父亲吐露真情,表示不愿意嫁给一个自己不爱的人,然后管家之子带着莫老爷去见识了那个纨绔子弟的劣迹斑斑。

莫老爷看清了事实,却难以抽身,短暂的反抗后,臣服于强权。

乱世里的恋人,又如何拗得过只手遮天的压迫?

云依出嫁了。

云依过的很不快乐。

她的恋人沉默着,胆小懦弱地看着自己的爱人饱受折磨而不做声——他又做的了什么?

云依最终被她的夫君鸩杀。而婚姻躯壳下的既得利益者在蚕食了宿主的一切后,竟然无人过问这伤天害理的罪行!

莫家的产业已经改名换姓,所有人都被赶出了家园,莫老爷不知所踪,而云依的恋人活了下来,用云依的名字活了下来。

我是“云依”,我也是云依的恋人。

那一天,我在乱坟岗上,看到了云依的尸身,全身漆黑,筋骨乌青,连饿极了的野狗都不敢靠近分毫。

我抱着云依的身体痛哭,无人的乱坟岗上,突然凭空出现了一位黑衣人。

我看不到他的脸,却从他身上散发的气息里感受到悲悯。

我的半张脸开始线条柔和,不再有男子的刚强硬朗,另半张脸却被云依的身体染上黥纹——是朵黑鸢尾。

我有了来自地狱的力量。

云依的白骨成为了我的绣架,从那天开始,我成了发绣师,生意不多,却报酬丰厚。

我的客人,本就不是普通的人啊!

莫老爷怔怔地看着我,就像在看着一个怪物。

我知道他为什么来找我,莫家的仇人一夜间被灭门,头颅被整齐的割下,不知所踪——是我的发线所为。而同一天,一个神秘的苏绣师出现在了城中,她的名字,竟然也叫莫云依!

手指微动,十道红线齐齐整整地飞出去,将莫老爷生生钉在天井里,在月光下映射出粼粼微光。

我缓缓起身,说道:“别以为你是云依的父亲我就会放过你,要不是你,云依也不会...走的这么不安心...”

他吐出一口鲜血,断断续续地说:“你...你又何尝不是辜负了云依...要是你能不做缩头乌龟...能带她走...她也不会...”

他没能说完剩下的话,我的针线已经绾住了他的嘴。

我鬼魅地一笑:“永别了,爹爹。”

手中飞针走线,我相信这是他最好的归宿。

或许莫老爷说的对,不然,在我的潜意识里,为什么总是希望娶我的人能是个盖世英雄,甚至是脚踏七彩祥云凯旋来见我。

那不是我的想法,是云依的。

但是那又怎样?现在的我,就是她,她,就是我。

我是发绣师,莫云依。

【原创】黑鸢尾的十二夜之发绣师(胆小勿入哦) -  云水禅心  - 红尘紫陌.黄泉碧落
发绣师(伪)【图片来自网络】

【发绣师姓名来自于“莫是一家”云依】 

【《发绣师》原作:苏墨白


  评论这张
 
阅读(291)|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