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尘紫陌.黄泉碧落

希望透过我的眼,你能看到,世界美丽的一面~~

 
 
 

日志

 
 

【原创】黑鸢尾的十二夜之尸妆师  

2015-04-19 14:13:32|  分类: 黑鸢尾的十二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前面:2012年,《男生女生金版》特辑刊登了“黄金十二师”的故事,2015年,重新看到这两本书的我决定班门弄斧,重新改写“黄金十二师”的故事,向我们过去读过的作品,致敬!】

 

面前的夫妇就如同所有的的普通客人一样,悲伤却保有理智,礼貌地请我去看他们的女儿。

我带着工具箱,坐上他们的车出发了。

这是一对富有的夫妇,欧式风格的别墅,仿佛是中世纪恐怖传说出没的场所,但也的确包含真金白银。

女孩儿也的确让我惊诧——死去的容颜未曾腐化,只是略带憔悴,在雍容礼服的映衬下还有了一丝颓废的美,那样...熟悉,而又陌生。

女孩儿的父母——我的委托人聘请我,给他们不在人世的女儿化一次妆。

我接受了这笔有丰厚报酬的交易。

五天后,女孩的葬礼如期举行,看着一朵朵美丽的花被扔在她的棺椁上,一个一个悲痛的人祭奠这这位美貌的女子,几乎没有人注意到格格不入的我——鲜红的面具在黑色的礼服群中分外显眼,手中捧着娇艳的花束,却对死者没有半分情谊。

除了他——女孩儿的丈夫。

一锹锹图断送了如花佳人的美丽青春,佳人的尸身旁,是亲友们居高临下的哀泣。

葬礼结束后,那个一身黑衣的男人拉住了我:“Who are you(你是谁)?”

而我,给了他名片,回答他说:“The one shouldn't be here(一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看着他惊愕地愣在原地,我飘然而去。我就是在挑衅他,我就是在引他来找我。

我的店铺在某条阴郁英国小巷的最深处,即使是循着名片上的地址也要找很久,但他第二天中午已经推开了那扇古旧的木门,铃铛的声音清脆动听,仿佛是一场恋情的前奏,熏香散发着温暖的味道,却暖不了人心的恶寒。我站在木质楼梯的二层,看着他在我的目光里无所适从。

他开口:“爸爸妈妈请来的尸妆师,原来是你吗?”

我嘲讽的回应:“你连你岳父岳母请来的尸妆师都没见过,看来你在家里的地位很低?倒插门确实会让身份降低不少啊,你连尸妆师的本职工作都做不到,你说你岳父岳母得多讨厌你呢?”他的表情微变,我看到了屈辱和悲伤。

没错,他是我的同行,一个尸妆师,替死人化妆,给活人下“蛊”的男人。

我,中了他的情蛊。

我冷笑着拿下面具,面具下是一张素净而平凡的女子的面孔。

他长舒一口气:“原来,原来你的脸没事吗?”我看到了他眼里的喜悦,那可能是丧妻之后,这个金发碧眼男人脸上少有的神采。

我打开了工具箱,从檀木木盒上拿起了一方手帕,在脸上轻轻擦拭,然后,然后......

再次面对他的,是一张筋肉凸显,脉络分明,似人非人,似鬼非鬼的脸!

在他的瞳孔里,我看到了自己狰狞的笑,看见了他无助地抖动,我猜如此的情景在他的梦中出现了许多次。

这是他自己的杰作呀!

刚刚入行的少女尸妆师,如何禁得住异域前辈处心积虑的引诱,又怎会料到这位前辈貌似深情实则暗藏杀机?!

他的确是一位性情中人,只可惜,他爱的人,不是我。

他爱着自己国家青梅竹马的富家病弱少女,小小年纪的她开始面目溃烂,他耗尽家财,只身来到中国,不过是看中了东方少女的健康肤质,也许能让他的爱人再展笑颜。王子与公主的恋情,将始于一位女巫的牺牲。

我的脸被移植在女孩的脸上,女孩儿的未婚夫,曾经是我的恋人,而我,甚至连他的情人都算不上。

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手术台上,全身麻木的无助和面孔被割的痛楚!

停尸间的低气温仿佛冻结空气,却掩盖不住血腥味儿和我漫无边际的恐惧,他离开时妄图让我自生自灭,而我的恐惧发酵,和空气反应成不可撤销的仇恨,我不知道离开的他有多久经受着良心的谴责,而身心皆受重创的我却无时无刻不再思考怎么报复他!

我来到他的国家,找到了他的“家”。

我的计划比想象的更快实施,他的妻子病死了,岳父岳母从来都看不起这个出身低微、依赖女儿一己之力进入家庭的成员,对他的厌恶,甚至到了不许他为女儿化妆的地步,而我,依靠着在贵族们中间积攒的名声,顺利的和他们接上头。

第一次近距离看着自己的脸,竟然是在别人的脸上,多么讽刺的一件事。

女孩的病死本身毫无破绽,但贵族生来的优越感却注定我有可乘之机。

我夺回了自己的脸,女孩的脸,是我用珍珠粉混合了蔷薇花,敷面后细心打磨,宝石碾成碎末,碧玺充当胭脂,尖晶石洇唇,橄榄石染瞳,月光石描眉,以羊脂玉抛光,女孩的父母一直以为这张脸是天然雕饰,却不知是“巧夺天工”。

我的技术已然炉火纯青,连他,一个尸妆师中的佼佼者,也没能发现妻子的破绽。

当然,家庭的名存实亡对我的计划帮助很大,这一点必须承认。

香气弥漫,他的脚步虚浮,也许是因为极度的恐惧和内疚,当然,也可能是因为迷香发生了效力。

他倒在地上,无知无觉,一切都在我的预料中。

你以为我如何发迹?不再存有道德,多少人花费重金,只求一副好皮囊,既然我能骗过死人,为什么就不能用死人的脸来取悦活人,他们不在乎钱,而对我来说,钱必不可少。

他的脸在曾经的我看来是一切柔情的来源,而今,只是一个符号,一张支票。

告诉你个秘密,他的妻子养育着我的脸,我的脸时时刻刻都是鲜活的存在,它感受到了我,它希望回归,它在那个女人睡眠时感受到了我的召唤,女人才那么快就命陨黄泉。

而今,这张脸,终于完璧归赵,我将获得新生。

在那个痛苦的回忆里,好像有一个黑衣使者,赋予我力量,赐予我永生,也许是魔鬼的恩赐,如同是肩上莫名多出的黑鸢尾纹身,危险但充满魅力,让我丧尽良善也要为之效命。

而我没有回忆的未来,将一片光明。

我是尸妆师,莫瑾瑜。

【原创】黑鸢尾的十二夜之尸妆师(胆小勿入哦) -  云水禅心  - 红尘紫陌.黄泉碧落
尸妆师(伪)【图片来自网络】

【尸妆师姓名来自于“莫是一家”瑾瑜】 

【《尸妆师》,原作:公子】

  评论这张
 
阅读(431)|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