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尘紫陌.黄泉碧落

希望透过我的眼,你能看到,世界美丽的一面~~

 
 
 

日志

 
 

【原创】素手奉茶,红袖天香  

2014-05-25 19:29:54|  分类: 写写作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素心

素心第一次见到念初,觉得自己是污秽的,至少,配不上这个儒雅而温和的男人。

素心是天香楼的头牌花魁,而念初,定是显贵人家的后裔。

念初从没正面回答过关于出身的问题,只是含糊的说家里虽不是名门,不是望族,最多是个投机而红,陡然而富的商人之后。

素心知道念初在骗她。

没有那个小门小户的人家能教出念初那样风度翩翩,温润如玉的公子,如同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连素心在欢场浸染多年,自觉身上也不免有些市侩味儿,而念初,就好像是画上走下人物的一样,没有半分墨点的恶意瑕疵,只有满满的丰神如玉。

素心曾问过念初,为何单单选中一个欢场女子。

念初一脸的漫不经心:“天下女子都没有什么不同,可是既然要寻个开心,何不找个听话的,尤其是风月场里混惯了的识趣女子?”

素心为此气了好久,她不明白,为什么每次问到这些问题,念初就一副纨绔子弟吊儿郎当的样子刻意回避,于是故意冷落怠慢念初的事也做了好几回,可是念初也不见疏远她,碧玺,翡翠,玛瑙,绿松石,猫眼石,这些在其他恩客那里并不多见的珠宝,念初却频繁地送给她,这让素心有些奇怪。

“不是说喜欢听话的人吗?这又算什么啊?”素心抓着念初送给她的簪子,自言自语。

素心不是没想过念初对她动了心,可是每次旁敲侧击的试探,都以念初无视,素心气结而结束。

而且,念初从来不碰她,每次来只是聊聊天,说说话,听听小曲,唯一不变的,就是念初要素心给他斟茶。

碧螺春,普洱,毛尖,云针,大红袍,白毫,贡眉......各类茶叶都试过,茶香浸染了衣袖,却进不去素心的心里。

素心实在是忍不住了,她觉得如果不再问些什么,总觉得不安全,而且,也不一定有机会了。终于有一天,她问念初:“念初,你喜欢我吗?”

念初不回答,却问素心:“怎么想起这么问?”

素心在念初面前一向是冷静而淡然的,有时也会装成小女儿一样的娇嗔恼怒,这是她抓住男人的手段,欲擒故纵,而这次她决定,就是撕破了脸也要问个答案出来:“若是念初不能给我一个答案,以后你我再无关系,素心恭送公子!”

念初有些诧异地看着素心,素心却不再看他。

“其实我喜欢的,只是一个为我奉茶,为我更衣,为我动心的女子啊。”

素心有些激动地回过头去,却见原本只有念初,牡丹花和自己的庭院里,多了一个人,跪在念初面前。

“少爷,急召,请速回京城!”

“备轿!”

素心惊异地看着这个优雅的男人站起身,越走越远,头也不回。

呆呆的素心忘记了,直到最后,念初都没有正面回答她。

二.念初

念初爱着素心,却不能告诉素心。

念初不是皇帝,爱上一个女子不用在把她带回皇城后被一群大臣群起而攻之,在他的家里,只有一个古板的丞相父亲要应付。

可是念初却情愿自己是皇帝,因为皇帝至少有带素心回去的权利,而念初,却是连这个念头都不能有。

念初本就是来江南为皇帝物色貌美女子的。

秦淮女子貌若天仙,上达天听,而天香楼花魁素心的名字,不知怎么,就这样传到了京城。

念初是丞相之子,自幼跟着皇帝,深得皇帝信任,不便亲自出宫的皇帝把试探素心成色的任务交给了念初。

开始,念初是不在意的,可是时间久了,念初却越发后悔自己当时一口答应下来的轻率。

素心明明是风月场里的妓女,却透出一股念初从没见过的干净,美丽的夜月失色,碧湖生辉,却又难得的才艺双绝,念初为其美惊魄,为其纯动心。

可是素心的画像早已被随行画师带回京城,念初之所以还留在天香楼,不过是等待皇帝的旨意。

皇帝急召自己回宫,究竟是为什么?

“念初,那个素心真是不错,本来想让你此行就带她回来,只是朝中上下文武百官不知何时知道我派你去接素心,竟纷纷上书让朕三思而后行,如今六部九卿皆上书反对,朕只得将此事延后。风声一过,再做打算。”皇上如此说。

念初不禁有些鄙视这个坐拥天下的王,他相信,所谓的“再作打算”,不过是因为皇帝把素心当做一个玩物而已,若是自己,一定会排除万难,只愿见佳人一面。他开始怀念那个巧笑嫣然的女子,怀念起那个一双素手奉茶的姣好女子,把酒黄昏后,暗香盈袖。双眸剪水,国色天香。

皇帝突然说:“念初,我想赐素心一副牌匾,不让其他男人再染指她一分一毫,毕竟,从此她便是朕的人了,你说,题什么字?”

念初暗恨着皇帝的占有欲,双唇却脱口而出:“素手奉茶,红袖天香。”

“好!”皇帝看着念初,“这件事,就交给你来办!”

三.素心

皇上赐楠木匾额与素心,上题“素手奉茶,红袖天香”,天香楼本就名满一方,如今更是家喻户晓,不再有人胆大包天指明素心作陪,慕名而来仰其风华的人却不计其数。

素心也是神采奕奕。对于她来说,这等于暗示了念初的身份——当今天子,九五之尊。

念初虽然没再来看她,素心心里却是欢喜的。

素心不再接客,而是为自己准备嫁衣。

一针一线,都是素心亲手而为,绣嫁衣上的鸳鸯时,素心几度神游天外,扎破手指,却看着嫁衣痴痴地笑起来。

街市上的流言,丫鬟一一讲给素心听,什么“皇上欲纳青楼女子为妃,大臣已死相逼”、“九卿六部联名上书抗命,圣上一意孤行”......茶楼街边的消息,素心一字不落的记在心里,然后缝制着嫁衣,等着念初来接她。

嫁衣做好的第三天,素心在窗棂间听到了马儿的嘶叫,和念初的声音。

素心激动地快掉下泪来,不顾丫鬟的阻拦,跑下楼去,看见了一脸谄媚的老鸨,看见了日思夜想的念初。

“念初......”细不可闻的声音,几乎是带着哭腔从唇间溢出。

念初却从怀中取出黄绢圣旨,说:“素心,接旨!”

不对,哪里不对!

素心惶惑地跪下。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闻天香楼女子素心娴熟大方、温良敦厚、品貌出众,奉召入宫。着即册封为德妃,钦此!”

念初说:“娘娘,接旨吧!”

素心的眼泪,终于滑落。

接了旨,素心却没起来。

念初说:“请娘娘速速进宫。”

素心说:“等我穿好嫁衣,就来。”

走之前,听到身后的侍卫问念初:“大人,可要将天香楼包围,以防娘娘逃走?”

素心听到念初说:“混蛋,一座小小的天香楼,还需要团团包围?就在门口候命!”

素心流着眼泪,笑了。

四.念初

素心逃了,念初在得知这个消息时心里雀跃了一下——他本就是要故意放素心走的,即使不奏效,也是他的过失,他的抗争。

当他再次看见素心时,只剩下了满满的悔意。

身穿大红嫁衣的素心漂在水上,没了呼吸,没了生气。

念初觉得之后发生的事就好像一场梦,皇帝恼怒的神情,略显无奈的责备,和最后宽宏大量的原谅,仿佛与他无关。

“念初,你为何不包围天香楼?若非如此,素心早已是我宫中之人。”

“臣有罪。”

“念初,你难道不知道朕为了此女孤身对抗六部?”

“臣有罪。”

“念初,你难道,不觉得抱歉吗?”

“臣有罪。”

“哈哈,念初,算了,不过是个青楼女子,朕不在乎了。六部的老头子们老是跟朕对着干,还想爬到朕的头上来,朕早就想煞煞他们的威风了!朕听说,蒙古草原上有一女子,名曰乌吉斯格朗,念初,你去探探她的底,就当戴罪立功吧!”

“臣有罪。”

“你不愿意?”

“臣,有罪。”

“算了算了,你下殿去吧!”

念初起身,走远,头也不回。

此后,当朝丞相之子念初,不知所踪。

五.素心

我是素心。我又不是素心。

从前,我是那个为了念初一心盼嫁的青楼女子素心。

现在,我是丞相府中的无形无影的素心。

投湖自尽后,我的魂,跟着念初回到了丞相府。

我的魂,附在念初的家里,无处不在。

我是他桌上的茶具,是他院中的牡丹,是他手中酒杯,是他眼前的窗棂。

我是素心,又不是素心。

为什么念初还是不愿意见我?

念初,你去哪里了?

念初,我等你回来。

六.念初

我是念初。我又不是念初。

从前,我是丞相的公子,皇上的臣子,想爱而不敢爱的念初。

现在,我是秦淮河里流淌的水,是岸边经久不去的青苔。

素心,对不起,为了一个不爱你的人,我舍弃了你。

不过,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素心,以后,我陪着你。

这秦淮河里的水,泡过那么香的茶。

那块牌匾,最后也和这河水融在一起了。

素心,我不离开你了。

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原创】素手奉茶,红袖天香 -  云水禅心  - 红尘紫陌.黄泉碧落
【原创】素手奉茶,红袖天香 -  云水禅心  - 红尘紫陌.黄泉碧落
【原创】素手奉茶,红袖天香 -  云水禅心  - 红尘紫陌.黄泉碧落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