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尘紫陌.黄泉碧落

希望透过我的眼,你能看到,世界美丽的一面~~

 
 
 

日志

 
 

【原创】柳永的情怀  

2015-05-04 15:41:19|  分类: 写写作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要:柳永作为唐宋时期最负盛名的词人之一,其词似乎总是带着一股浓浓的江南气息,而柳永的情怀却不完全等同于其辞藻般温软忧伤,他的情怀也与金榜上的一个个名字难以分开,他的情怀同样舍不得梳妆台上的胭脂水粉,他缺少豪情,却并不是不会豪放。柳永的情怀,复杂与单一同在,构成了一个世人追逐却难了解的词人形象。

关键词:柳永;情怀;积极用事;忧愁怀人;苏轼;差别。

 

柳永最为世人熟知的,就是其眠花宿柳的不羁,以及他吴侬软语般温和而忧伤的作词风格,略通诗词的人,恐怕无人不知柳永的“杨柳岸晓风残月”,离别之际也情不自禁地发出“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的感叹。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一个胸无大志的普通词人,他流连于花街柳巷,忧伤于江河湖海,愁郁于花开花谢,其实,柳永的情怀远远不止是如此单一的描述就能够涵盖的了的。

无可否认,是青楼女子的琴弦成就了这个词人,但是柳永去参加科举,本身就说明了一开始,柳永也是胸怀青云之志的少年郎。他考科举五次,四次落第,直到暮年才因恩科登榜,一生纠于科举,不能不说他对仕途的一片痴心,即使是他的《鹤冲天》“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都如同是一个负气的孩子得不到糖果的意气之言。他嘴上说“未遂风云便,争不恣游狂荡何须论得丧”,但其实嘴上说不在乎,正是说明心里还是存有执念,“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正是因为自己“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所以他才自诩“白衣卿相”——不入朝堂,胜入朝堂。在《如鱼水》他宣告:“浮名利,拟拚休是非莫挂心头。”但同时他却又自我安慰说“富贵岂由人,时会高志须酬”。明明就无比在乎结果,还要伪装的无比大度,他自称“奉旨填词柳三变”,无所顾忌地来往于青楼之间,穿梭于大江南北。他想用慵懒无所谓的词风,掩盖他仕途失意的失落,然而这种心情依旧出现在他的字里行间,也证明了他在以自己的方式去寻求梦想与现实之间的平衡。

不能不说,把一生都耗在科举上的柳永是执着而积极的,无论在“无业”的情况下装作心如止水、仅为情动的多情公子,当他实现了自己的愿望,笔锋一转便展现了他的真正想法:“本朝一物不失所,愿广皇仁到海滨。甲兵净洗征输辍,君有馀财罢盐铁”(《煮海歌》),哪怕作为一个小小的盐场监官之时,他的眼里也看到了百姓的疾苦,有了进谏的勇气。他不是“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而是当追求“浮名”无果时,只能手拿“低斟浅唱”聊以自慰;“浮名”一旦到手,他就会毫不犹豫地“大做文章”,他的积极用事,完全建立在他有这个能力和基础的前提上,有了能力的柳永积极且激进,而且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激情。

但柳永的这一面并不为世人所熟知,人们更多的了解那个《雨霖铃》词牌名本身一样忧伤敏感又纤弱的词人,“多情自古伤离别”,柳永以这个想象出现时,像极了《红楼梦》中的贾宝玉,也像歌词里唱的“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为何每个妹妹都那么憔悴”——每个红颜知己他都是真心以待,但他却又不止一位红粉佳人相伴,正是因为他的前半生都停留在科举不中的阴影里,我们见到他多情的时候就更多。游历的时候,驻足的时候,无数美女都拜倒在他的“石榴裤”下,“师师生得艳冶,香香我情多。安安那更久比和”(《西江月》)。陈师师、赵香香、徐冬冬,不仅是这三个女子倒贴供养柳永,江州名妓谢玉英更是以柳永妻子一般与柳永修好,天南地北的游历,花街柳巷的缠绵,造就的是柳永血液里如江水般温和的性情和如柳枝般纤弱的神经。他歌颂佳人,思念佳人,甚至化身佳人来诉说思念的痛苦,就是因为柳永常年在这些毫不逊于大家闺秀的青楼女子间生活,仕途的不如意阻挡不了女子们对他的爱,也无法磨灭他自己对这些女子七分爱恋两份疼惜一分感激化成的一颗真心,“镇相随、莫抛躲,针线闲拈伴伊坐”,这种爱恋,让柳永无视传统和舆论,将闺房间的乐趣流传出来,这样的情感是任性的,也是豪放的,但同时也是纨绔的,不务正业的。“欲掩香帏论缱绻。先敛双蛾愁夜短”(《菊花新》)这种手法类似于萧纲的《咏内人宙眠》,但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萧纲的“夫婿恒相伴,莫误是娼家”把一位大家闺秀的人妻写成了“娼家”的感觉,而柳永的“催促少年郎,先去睡、鸳衾图暖。须臾放了残针线。脱罗裳、恣情无限”却把一位妖娆红颜写出了贤妻良母的样子,也是说明了柳永对青楼女子从来都不是怀着狎昵轻猥的心态,而是知心以待,坦诚相交。

作为一个“绯闻”遍地而被后世津津乐道的婉约派词人,柳永难免被拿来与豪放派词人作比较,最著名的莫过于与苏轼的比较——俞文豹《吹剑续录》记载:“东坡在玉堂,有幕士讴,因问:我词比柳词何如?对曰:柳郎中词,只好十七八女孩儿,执红牙拍板,唱杨柳岸,晓风残月;学士词须关西大汉,执铁板,唱大江东去。公为之绝倒。”苏轼和柳永作为两个流派的代表人物,最大的区别就是意象和气势。

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西北望,射天狼”、“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这是苏轼作品里典型意象,呼风唤雨的豪情,风云变色的激昂,这些似乎都是与“晓风残月”的柳永没什么相干的,但我们不能忽略,柳永的诗词里缺乏气吞山河的意象,却不是没有,《望海潮·东南形胜》中“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也称得上是大开大阖,更别说《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中“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的气势磅礴,只可惜柳永的这两首作品,前一首以干谒为目的,后一首前半片的豪情是为了后半片伤感,否则,这两首词也不失为表达其豪放情怀的证据——只可惜,一生追求仕途屡遭失意,常年纠缠于红尘紫陌、青柳碧湖的柳永,怕是难再有这等心绪了。

其实柳永无论如何都像把他完美的那一面展现给世界,得意时的忧国忧民,失意时的风流多情,这是柳永展示给我们的表象,而我相信,无论是那个积极执着的柳永,还是那个颓废忧愁的柳永,他的诗词记录着也许他自己都未能察觉或是故意忽略的情绪,随着发黄的纸张,流传至今,成为一个不灭的神话。

【原创】柳永的情怀 -  云水禅心  - 红尘紫陌.黄泉碧落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